上海夜网:千家笑

 公司新闻     |      2019-07-29 10:38
农历十二月之最后一夜,名为大除夕,除,犹尽也,故又称大 尽;前一夜为小除夕,又称小尽。丨日社会中旧风俗,繁文_节,以苏 州为最;有辞年、守岁、接灶、封井、祀床、供年饭、画米囤、吃 年夜饭诸俗,实在是够麻烦的。新社会不废旧风俗,人们辛苦劳动了 一年,当此一年总结之期,作欢度春节的准备,祭祭祖先,吃吃年夜 饭,是无伤大雅的;至于有涉迷信的风俗,早就不废而自废了。
记得“八一三”暴日人寇的那年,我和前东吴大学诸教授,避地 皖南黟县的南屏村中,我们一家老小九口,就在那边过年的。亡妻凤 君,那时还很健旺,为了要使我忘却作客他乡之苦,特向居停女主人 叶嬷嬷借了暖锅碗盏等,做了四盆七碗一暖锅的菜,大家团坐一桌, 吃年夜饭,我家称为团圆饭,又称合家欢,在国难临头离乡背井之 余,居然在千里外合家团聚,吃这一顿团圆饭,真是不容易的事。坐 在首席的七十老娘,也笑逐颜开的,忘了身在异乡咧。叶嬷嬤待我们 也特别好,在我们所住的园子里布置了一下,把好多只红纸灯挂在花 树上,这夜虽无星月,有了这些红灯作点缀,也就不觉得凄清了。我 曾记之以诗,得七绝二首:“七簋四盘一暖锅,家乡风味未嫌多。客 中犹吃团圆饭,难得慈亲展笑涡。” “无星无月无桦烛,今昔悬殊感不 胜。为谢居停怜远客,满园花树缀红灯。”
旧时诗人,对于除夕总有一番感慨,如清代黄仲则的《癸巳除夕 偶成》一首,可算是代表作,诗云:“千家笑语漏迟迟,忧患潜从物外 知。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而曾刚甫的一首,却就一 翻旧调,易烦恼为歌笑,这是富有积极性的。其诗云:“终年咄咄无一 字,去日悠悠有亿尘。自信劳生行未已,偶来杯酒坐相亲。醉归马上
 
闻孤柝,倦枕荒鸡满四邻。除却垂腰烦恼带,不妨歌笑逐时新。”又 查慎行《余波词》中,有《壬寅小除夜》调寄《梅花引》云:“一方 苔。一梢梅。残雪初消花未开。好风来。好风来。腊底春前,韶光方 喑催。 明朝便是明年节(明日立舂)。勿论今夕为何夕。且衔杯。 且衔杯。兄弟劝酬,白头知几回。”这一首词寓荷及时行乐之意,今 日看来,未足为训。
淸代诗人陆圻《除夕与友人书》云:“岁行尽矣,人意萧条,不知 吾辈一生,应得几许年华,当如是除去耶?回首茫然,百感交集;幸 即襆被过小斋,聊具辛盘椒酒,与兄屈指今岁三百六十四日中,得胜 友几人?得惊人之诗几首?饮酒几石?游览名胜几何?笑几回?哭几 次?清写一行年谱,以遣今夕,何如?”前段对于年华之易逝,不无 感慨;而后段清算一年之所得,颇有意义。我于今年除夕独坐追想, 也曾想到这一年中做了几个盆栽?几个盆景和石供?参加了几次集会 和学习?写了几篇文?几首诗词?得了几种文玩?可是因为记忆力较 差,举不出一个数字来,只是一篇糊涂账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