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夜生活〗需要改变的文化

 行业动态     |      2019-09-13 09:04
  下午6点,艾米丽朝前门大步逛去,她的公文包里装着晚饭后要处理 的工作文件。她还记得多年前朝这_门走去的情景,蹒跚的脚步声争相迎 接着她。有那么一瞬间,当她费劲地掏出钥匙开门时,她在多年前感受到 的那种积极的神经化学物质迅速弥漫蒞整个大脑。
  艾米丽进门后看到米歇尔坐在沙发上戴着耳机,闭着眼晴,脑袋随 着音乐上下摆动,每分钟得点丨30下。对于成年人来说,听着重金属摇滚 没有太大变化的重复节奏,的确能给大脑带来那么一点点愉悦感。但对于 神经化学物质的细微改变就能迅速点燃大脑的靑少年来说,这种音乐完全 就是引人人胜。
  “嗨,妈妈。”乔治盯着电视机头也不抬地说道。
  步入现实的艾米丽,多巴胺分泌水平彻底塌陷,她潜意识中的期望 被完全粉碎了。
  “你们就不能去做点有用的事情吗?”艾米丽咆哮道,不由分说就关 了电视。在胃里空空的时候,她无法控制自己越来越激动的情绪。乔治也 想咆哮,但看到他妈妈的表情后决定还是保持安静。而米歇尔直到自己的 耳机被扯掉时才意识到艾米丽的存在,母亲那张生气的脸就在她的眼前。 这个突然袭击让她措手不及。米歇尔的大脑瞬间控制了她的声带,一口呼
  
  气声转而变成了一个非常适合当下突变情绪的词语。米歇尔自己都没存 想到她竞然喊出了一个从未在这幢房子里出现过的脏话。
  艾米丽对于家庭成员之间的这种沟通方式早就不满了,但她一直压 抑卷,:t?到此刻。从米歇尔口中说出的那句脏话成了最后一根稻軍。就在 今晚,艾米丽决定好好解决一下眼前的这个问题,就此改变家庭成员之间 的沟通方式。
  一个小时以后,大家彼此分开也渐渐冷静了下来,晚较已经摆上枭, 是点的中国菜外卖。
  “今晚我要开一个家庭会议。”艾米丽宣布道,积压了一个小时的怡 绪变得更加激动了,孩子们也感觉到了问题。
  “不可能,妈妈,我们去年已经开过了。”乔治半K半假地开了个玩 笑。一谈感情,乔治就会表现出强烈的威胁反应。最近他一直都在跟朋友 们一起猜恐怖电影,观看恐怖电影其实就是古代一种部落仪式的现代版, 年轻的成年男性为了让自己能更好地迎接即将到来的狩猎生活,他们必须 通过这种恐怖的仪式来训练向己的情绪调节能力。乔治此刻所看到的场而 若放在一年前,那他肯定是不敢睁眼看的,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无法而对 情绪激动的谈话。他一言不发,努力压抑自己的情绪。将内心的情绪表达 出来显得太没有男子汉气概了,重新评估又显得不那么“真实”。乔治想 要表现得像他爸爸一样,所有的情绪都自己扛。
  艾米丽知道这次家庭会议不会开得很轻松,因此她要努力坐实这件 事。“我和爸爸已经谈过了,我们想做出些改变。是时候该好好想想我们 怎样和谐相处了。这个家看上去就没荷沟通。我希望能设置一个我们能一 起努力的家庭目标。”
  “哦,妈妈。”两个孩子异口同声道。
  “我想让我们更像一个家,多点交流,少点争吵,你们所有人会把这 个当作目标吗?我保证,如果我们能更好地相处,我们这个家能更和谐, 那今年一定能荷一个非常榉的愉快假期。”
  
  “好的,妈妈,那太好了。”乔治说。
  “好的,怎么都可以。”米歇尔说。
  这番敞开心扉的言论让艾米丽感觉好多了。几个月来这个想法一直 在她脑中挥之不去,就像在舞台边排队等着随时上场的道具,干扰了她的 其他想法。
  自艾米丽爆发之后,十分钟过去了,米歇尔和乔治几乎没说一个字。 吃完最后一口饭,他们俩赶紧跳离了餐桌,朝房间走去,准备跟各自的朋 友们聊短信去。他们走到楼梯顶上喊了声“再见”,甚至没有感谢晚餐。 令人讨厌的母亲一定会成为今晚他们聊天的话题。
  艾米丽有一种预感,她知道要想改变孩子们,这场谈话肯定不会是 最后一次,不过她还是很惊讶他们对此竟然完全无动于衷。这是她第三次 试图在家中做出改变了,但是看上去都没用。她很疑惑到底有没有可能改 变这些孩子。她努力思考什么样的激励因素可以在他们身上起作用,或 许,他们要还是不改的话,她可能需要想想一些惩罚措施了。
  艾米丽和保罗在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里一边打扫房间一边争论不 休。他们没有想出任何解决方法,只是感觉很累。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房 子被收拾整洁了,增加的一点确定性使他俩的多巴胺都有所上升。关上 厨房的灯以后,冲孩子们喊了声晚安,艾米丽继续忙工作,保罗则去看 电影。
  到了半夜,艾米丽去看了看孩子们,洗漱之后倒头就睡,她尽s试 着不吵醒保罗,艰难的一天终于结朿了。
  改变一个人很难,在上一场景中我们就知道了,那如果想要同时改 变好几个人呢?即使你很想这么做,但这条路经常都走不通。
  艾米丽和保罗不知道的是他们应该升级自己改变他人的方式。孩子 还小时,甜言蜜语的哄骗方法或许有用,但现在需要非常复杂的技巧了。 艾米丽和保罗希望自己能更善于改变身边人的交往方式。他们需要改变的
  
  逛自己的大脑,这样才能财效地改变—群性格各异的人,而不是仅仅一 个人。他们?要学习如何改变文化。